南岸

重度懒癌患者
打字真的是慢

(癌白)趁早遇见

。妄图爬墙
。手写之后再发上来
。让我看看明天要写什么呢
。偏原著向

  从出生开始,这世界就从未给癌细胞任何机会。
   当感染源触碰到癌细胞时,身体里就少了一个细胞。
   多了一个侵略者。

   癌细胞从认识1146的时候就开始注意这个人了。
  在战场上听一个人不停叨叨,还差点被细菌的话带动情绪差点被弄死,甚至在弄死先前尝试弄死他的人之后还画十字祈祷。
   这不是同情,也不是怜悯。
   如果这是同情,那么就不会把匕首刺入对方身体之后还是一如既往的表情。
   那着这是什么?
   他如果怜悯,就不好举起刀刃。
   他如果残忍,就不该听对手的话入神。
   那他到底是为什么?
   癌细胞在死后依然反复咀嚼。

   “大姐姐,你说为什么呢。”癌细胞把下巴抵在膝盖上,问着旁边站立着的人。
  “这不是你现在应该思考的问题。”女人盯着床户外忙忙碌碌的细胞,“你应该去想想现在呢怎么活下去。”
  “嘻嘻,我觉得也是。”癌细胞摸了摸脸上纵横交错的痕迹。
    果然,世界上就没有这么美好。

    癌细胞还是偷溜出来了,穿着原本的衣服。
     “真是太可爱了。”癌细胞坐在长椅上看着目光触及之处在吧乳酸菌送到交接处的白细胞,“真想快点下手啊。”
     快点再次触及到温度。

     “啊,真是太恐怖了。”语气平淡的说出,看着眼前张牙舞爪的怪物,面色慌张的向集装箱旁缓缓移动着。
   他应该来了。
   他果然来了。
   癌细胞看着散发着腐臭味的血蜿蜒到他脚边,慢慢的在凹凸不平的地表上汇成溪。
   看那,他的白细胞这么厉害。

评论

热度(41)